•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武松娱乐

鲁达杨志林冲武松你们统统防卫过当了

时间:2019-01-23 23:30:42  作者:admin  来源:武松娱乐  浏览:137  评论:0
内容摘要:  原标题:鲁达杨志林冲武松,你们统统防卫过当了1谁都知道,鲁达鲁提辖是见义勇为的正义青年。他和号称  谁都知道,鲁达鲁提辖是见义勇为的正义青年。他和号称“镇关西”的郑屠,本来一向相安无事。  然而郑屠仗势欺人,看见流浪的歌女金翠莲见色起意,强媒硬保说给她父女...

  原标题:鲁达杨志林冲武松,你们统统防卫过当了 1 谁都知道,鲁达鲁提辖是见义勇为的正义青年。他和号称

  谁都知道,鲁达鲁提辖是见义勇为的正义青年。他和号称“镇关西”的郑屠,本来一向相安无事。

  然而郑屠仗势欺人,看见流浪的歌女金翠莲见色起意,强媒硬保说给她父女三千贯,要金翠莲给他作妾。婚姻合同签了一贯都没付,郑屠就把金翠莲给性侵了。不到三个月,郑屠的大老婆把金翠莲赶出来,还要金翠莲还郑屠三千贯。金翠莲没法,被欺负了还只有天天卖唱,赚钱还郑屠,不然想走也走不掉。郑屠有钱有势,当地一霸;金家父女要啥没啥,唯有啼哭。

  但啼哭被鲁达听到了,金翠莲的遭遇被鲁达问明白了,鲁达就决定必须要找一找郑屠的晦气了。他找上门去,故意刁难,郑屠见他是国家军官尚自容忍。等到鲁达把郑屠辛辛苦苦切了半天的二十斤猪肉臊子丢到他脸上的时候,郑屠终于忍不住了。从来只有他惹人,哪有人敢占他的便宜?他从肉案上抢了一把剔骨尖刀就冲出来了。

鲁达杨志林冲武松你们统统防卫过当了

  但是刀还没有递出去,郑屠就被鲁达一脚丢翻在街上,跟着一拳打在鼻子上,手中的刀就飞远了。第一拳下去郑屠还叫好,第二拳下去郑屠只喊饶命。鲁达第三拳下去,郑屠就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

  这是鲁达之前没有想到的。本来只想殴打他一顿为金氏父女出气,结果三拳就出了人命。虽然是行侠仗义,又是郑屠动刀在先,但防卫过当伤人致死的罪名,是逃不掉的了。鲁达一想免不了要坐牢,坐牢“又没人送饭”,还是跑路算了。

  年轻有为的鲁达鲁提辖,从此就开始了流亡生涯。为了躲避通缉,他在五台山出家为僧,从此世界上就有了鲁智深。

  青面兽杨志的祖上是杨家将,对辽自卫反击战中立过大功的。结果那么好的家世没延续下来,到了宋徽宗这阵,杨志穷困潦倒走投无路,为了不饿死只有不得已把祖上流传下来的一口宝刀拿去街上卖。

  一到街上就听人群潮水般往后退,都喊“大虫来了大虫来了”。杨志想在大宋帝都,堵车都堵得不亦乐乎,哪来的什么老虎?旁边人笑他是土包子,“前面来的那个比老虎可怕多了。”

  杨志还没来得及反应,牛二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牛二是本地有名的流氓地痞,当面人都喊他牛哥,背地里都喊他大虫。牛二无业,多次入狱,一身横肉,没人敢惹。比平常状态时的牛二更恐怖的,是酗酒之后的牛二。现在杨志面对的,就是一个正想玩醉拳的牛二。

  牛二看看杨志说,我要买刀。杨志说好啊,买刀拿钱来。牛二说我没钱,杨志说没钱我咋可能给你刀呢?牛二说,老子就是一分钱不出要你这口刀。

  杨志看牛二逼得越来越近,就伸手把他推远了些。牛二借势往地上一躺,爬起来就喊:“所有人都看到了!他先动手的!”然后朝杨志一拳就打过来。

  杨志是武将出身,几十年自由搏击练得纯熟无比,身体早就比大脑还反应的快。他第一下闪过拳头,然后发现牛二的喉咙处于顺手无比的位置,手跟着就出去了。他自己可能都没意识到:他手上还拿着一口家传的吹毛断发的绝世宝刀。

鲁达杨志林冲武松你们统统防卫过当了

  于是牛二被一击即中,倒地而亡。杨志跟着就去开封府衙门里自守了,开封府说虽然牛二是流氓,虽然是他挑衅,虽然是他攻击你在先——但是杨志啊杨志,他空手你用什么管制刀具呢?你这明显是防卫过当造成过度伤害致人死亡嘛。算了,宝刀没收,打二十棍之后发配北京吧。

  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武技高强,为人低调。一来从不惹是生非,二来有事尽可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林冲只想在体制内,做一个安分守己的良民。

  林冲最为人羡慕的幸运,是他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张娘子;林冲最大的不幸,是他的张娘子被高俅的干儿子高衙内看上了。高俅是林冲的顶头上司,当朝太尉。

  高衙内第一次调戏张娘子,被林冲及时赶来撞见。林冲忍了,“认得是本管高衙内,先自手软了。”

  高衙内第二次让林冲的好友陆谦把林冲骗开,对张娘子欲行不轨时,又被得到消息的林冲赶来救下。林冲还是忍了。

  高俅和高衙内设计,把林冲诱入军机重地白虎堂,然后给他安个罪名发配沧州。林冲还是忍了。

  在发配之路上的野猪林,两个遭收买的公差董超薛霸要害林冲的性命,幸好鲁智深赶来救下。林冲还是忍了。

鲁达杨志林冲武松你们统统防卫过当了

  到了沧州,林冲只想好好照看大军草料场,等到刑满释放回汴梁跟娘子团聚。但当他无意间在山神庙门背后,听到陆谦等人准备再次置他于死地时,林冲一脚踢开了庙门。

  陆谦冷笑道:“就算我们要害你,也只是一个构想,还没有成为事实。我们又何罪之有呢?你手持凶器,攻击朝廷命官,就连防卫过当也算不上,你自己想清楚哦!”

  林冲想了想,终于还是决定不忍了。他割下三人的人头,以一个在逃杀人犯的身份,冒着大风雪往梁山的方向,大步前行而去。

  阳谷县中的上流人士、知名企业家西门大官人,正在狮子楼下大酒楼上跟一个朋友休闲享受,忽然一个满身血污、杀气腾腾的持刀男子冲上来,大喊一声:“西门庆,哪里走!”

  西门庆把刀拿出来放在桌子上,跟着皱一皱眉,“武松?看你这架势,准备拼命是吧?大家都是成年人,冷静点。你要想杀我又不负刑事责任,只有正当防卫一条路可以走。但你还没来得及走这条路,我就能把你宰了你信不?”

  “别看我现在拿刀对着你,你还手就犯法,因为我对你的伤害‘尚未开始’;我的刀插入你的身体没有拔出来,你也不能还手,因为我对你的伤害处于‘自动停止’;我的刀拔出来,你也不能还手,因为我对你的伤害已经‘实施完毕’。你违反以上任何一条,都属于防卫过当,都要负刑事责任的。”

  “你要想走正当防卫这条路,可谓难上加难。你必须在我挥刀刺向你的一瞬间,反应迅速夺过我的刀再一下解决我。别看你是武松,这也是超出你能力范围之外的。你要想获得正当防卫不担刑责,讲真,比空手打死国家一级野生保护动物可要难多了。”

鲁达杨志林冲武松你们统统防卫过当了

  武松低头想了一下,突然还是提刀朝西门庆砍了过去。西门庆猝不及防,被武松一击致命。武松割下他的首级之前,对奄奄一息的西门庆说:

  “为了给我哥报仇,死罪就死罪好啦。来这之前我早就把潘金莲给杀了,还用的着你跟我扯什么防卫过当?”

  是的,大宋是个讲法律的地方。在这个水浒的世界里,有法律约束着不能随便杀人,即便你是鲁达、你是杨志、你是林冲、你是武松,都要受到法律的限制。杀了人,要不就像杨志武松一样主动投案自首,接受法律的制裁;要不就像鲁达林冲一样亡命天涯,逃避法律的制裁。不管是接受还是逃避,法律的制裁对你都有效。正是因为有法律的存在,社会才能避免丛林社会以强凌弱的恶性局面。

  然而鲁达杨志林冲武松,原本全是安分守己的体制内良民。他们之所以会暴起杀人,是因为郑屠牛二陆谦和西门庆的存在。如果法律不能有效地制约郑屠的无良、牛二的挑衅、陆谦的阴谋、西门庆的害命,如果法律不能给守法的良民一个公道,那么有些本来安分守己的良民,就会在情势所逼下,用自己的极端手段去讨回公道。

  大宋年间有鲁达杨志林冲武松。在法治社会里,他们都是身背人命的罪犯。然而法律的意义,就是为了杜绝他们的出现。当良民遭遇不公、法律又未能及时伸张公道时,或许根本不可能理智地要求有冤在身的他们:在快意恩仇之际考虑正当防卫的界限。


相关评论